外卖背后的台湾经济悲歌

?????未知 ?????? 2019-10-18  ??? ??  

  近期台湾发生多起美食平台外卖员车祸伤亡事件,外卖员的意外险及劳健保等议题引发大众关注。台劳动部门将针对台湾两家最大外卖平台 foodpanda、Uber Eats 劳动检查,“金管会”也会要求产险公会去函劳动部门等相关单位,说明可提供的保险种类。(黄世麒摄)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拜宅经济与数字经济之赐,这几年,包括foodpanda、Uber eats等国际知名外卖平台业者,均在台湾快速展业。他们的商业模式、利润点或有不同,但不脱离,他们看中客户不想出门的需求,提供物超所值的优惠,如满额免运,或是标榜只要花两趟公交车的钱,www.4649.com!就能在家等待外卖员送上美味餐点,争取客户订单。详细

  10月15日,台北街头的餐饮外送员。本月10日以来,已有两名外送员因交通意外死亡,引发舆论关注。“外送员之死”正揭开台湾外卖(台湾称“外送”)产业迅速扩张背后的隐忧。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

  据目前统计,台湾foodpanda约有3万名注册外卖员、Uber Eats则有2万名注册外卖员。 台餐饮外送产业商机已超过230亿元。另据《中国时报》报道,台湾市场现有7家外卖平台(2家已歇业),加之个别连锁餐饮企业自营外卖业务,全台外送员总数已逾8万人。

  另据英国凯度公司调查数据显示,全台每4人中就有1人使用过美食外送服务,其中每周至少使用一次的“重度使用者”占约15%。截至今年7月,台湾16岁至60岁人口中,约有587万人使用过餐饮外送平台,占该区间人口比例达四成。详细

  若以基本工资2万3100元(新台币,下同)计算,业者一个月就规避掉2826元的劳健保负担及1386元的劳退;若旗下有2万名外卖员皆以基本工资计算,事业单位一个月就可省下8400多万元负担。外卖平台却以“新兴产业”、“不要扼杀年轻人收入”为由,用“承揽”规避应负担的“法定”成本。

  用承揽的外卖员不仅不用管一天12小时的工时上限,甚至连七休一也没有,业者口中的“弹性”,可能成为剥削外卖员的理由。详细

  外卖员遭撞夹在两车之间,抢救仍不治。(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资料照)

  10月10日以来,台湾发生多起外送员交通意外,造成至少2名外送员和1名行人死亡。围绕平台与外送员之间应为雇佣关系还是承揽关系的劳务纠纷问题,台行政当局与餐饮外送公司陷入了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中。

  台当局有关部门14日晚针对餐饮外送公司Foodpanda(下称“空腹熊猫”)和UberEats进行“劳检”,认定两家公司与外送员属于雇佣关系,要求公司提供相关信息,若在规定时限内未提供即属情节重大,可依“法”分别裁罚最高175万元,同时要求公司为外送员加购劳动保险并在规定期限内给予职业灾害补偿。

  空腹熊猫15日则发布声明称,目前与外送员为“承揽关系”,但其为外送员提供的保障已超过“法定”雇佣关系的要求,并非藉承揽制度规避企业责任。详细

  近来台湾劳动部门对于食物外卖业者所引发的相关争议,诸如工作时间过长、工资过低、职灾风险等订出《食物外卖作业安全指引》,先不论劳动部门惯以“行政指导”希望相关业者能够主动配合政策,实则不单是劳动部门,甚至是整个台当局行政系统还在用石器时代的观念面对新经济的崛起,落后的思维将使得创新产业在台湾刚冒出新芽就注定被僵化的行政体系晒死。【全文】

  外卖员逆向骑车擦撞路人。(民众提供/陈鸿伟台北传真)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台湾劳动部门职安署14日认定2家业者与罹灾外卖员为“雇佣关系”。职安署职业安全组组长李文进说,14日仅认定罹灾的2名劳工为雇佣关系,后续会再通过项目检查,厘清外卖员与平台的关系为雇佣关系或承揽契约。劳工退休金组组长杨佳惠则说,如果认定为雇佣关系,会请业者限期提缴劳退费用,如果过了限期改善期间未补缴齐全,则会对业者开罚。详细

  “立委”黄国书(右二)与台北市议员许淑华(左二)等人15日召开记者会,呼吁台当局应辅导外卖平台业者符合“劳动法规”,并要求台劳动部门协助外卖员成立职业工会。(刘宗龙摄)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台劳动部门主管许铭春表示,目前部分外卖员和平台业者属承揽关系,因此人和摩托车都没有强制纳保,一发生意外,几乎毫无保障;劳动部门1周内将和台湾“金管会”研议,先从风险高的外卖员开始,承揽型的工作需加保商业保险,并纳入与外卖员的契约内,并承诺保费由业者负担。详细

  美食外卖车服务抢快,外卖员分秒必争,把握消费者用餐尖峰时间“无缝接轨”,常一边骑车一边上线接单。(张妍溱摄)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外卖小哥送餐时事故频发,背后值得探讨与关注的是:外卖员暴增代表的经济与社会涵义,以及未来可能的改变与政策。

  外卖员工作辛苦、风险高、前景有限,实在不像是能让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工作。一般外卖员接1份单的收益大概是70到90元左右不等,为了抢单、抢时间,外卖员几乎是披星戴月、总是奔驰在马路上,1天要接超过4、50张单,而且几乎全月无休,才能有所谓的“月入10万元”。除了辛苦,更重要的是风险极高,不论对外卖员或其他人而言,都是如此,这由外卖员车祸案例增加可看出来,此外,长期暴露在市区污浊空气中,身体健康也必然受影响,网上形容“用命换钱”并非虚言。再看工作长期前景,外卖员很难有太多所谓的“成长、升迁”前景。

  这样的工作能吸引众多年轻人投入,其实就是台湾长期低薪的结果。根据台湾劳动部门今年8月公布一份近5年大专毕业生薪资资料,大学毕业生平均月薪只有30422元,如果以行业看,吸收较多年轻人的住宿及餐饮业平均薪资更仅有28030元而已。年轻人起薪如此低落,当然让拼老命、爆肝后月入可破10万元的工作,显得如此美好又吸引人。【全文】